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如何做好舆情监测
时间:2019-11-25
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如何做好舆情监测
「网络舆情师」给大家讲个笑话,为了做互联网,我每月靠老婆养。给大家讲个笑话,为了做互联网,我把学生宿舍的电线剪了。给大家讲个笑话,为了做互联网,我把投资人给骗了。。。。。。。笑话太多,但真相只有一个,互联网创业变得越来越难。互联网创业的基础互联网创业,创的是什么?比如腾讯,让你免费聊天,足不出户交朋友,不带钱也能买东西。这是利用互联网创造便捷。比如滴滴,2块钱坐3公里,随叫随到。这是利用互联网高效利用闲散资源。比如电商,出现后商场就一直在降价。这是利用互联网解决信息不对称。对于纯互联网产品而言,如资讯,社区,工具等,先免费给用户使用,然后利用广告或增值服务变现;对于互联网+的产品,先采用补贴的方式,培养用户习惯,然后逐步提高收费价格或增加其他服务拉升用户贡献值来实现盈利。但不管哪一种产品,互联网创业的基础,建立在拥有海量用户的前提。只有拥有了海量的用户,才能解决信息不对称,才能提高效率,才能降低边际成本。所以今天我们看,只要是互联网公司,没有海量的用户,就得不到资本的青睐,也不可能走到最后。如果说某个公司只有几千上万个客户,但活的很好,那一定是传统公司,比如互联网广告代理公司,比如传统教育、医疗、旅游、利用互联网打广告获客,这都是传统公司,不是互联网创业。互联网创业的红利和消失曹老师最近的一篇文章在虎嗅很火,大致意思就是今天创业死一堆的原因是,你没有办法低价获取流量了。或者说你的ARPU值不够高,导致你没办法承受高的流量成本。就像没有中间商的小米,利润低,也就无法跟OV在线下抢店铺。纯银V老师也说过,原本平衡的CAC(用户获取成本)和ARPU值(用户贡献值)正在变得左高右低。当CAC越来越高,而ARPU值无法提升时,倒闭就理所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互联网创业的红利,就是流量的红利。早期的互联网创业,获取用户非常容易,成本很低。在2010年左右,SEO非常火爆,我一个朋友自建的手机社区日峰值接近百万;某连锁医院招聘500人专职做seo,养站群。SEM的效果也极好,无论是CPC还是转化率,不会像今天CPC高,而转化率却下降很多。像今天几乎已经失效的发稿,在过去非常有效。我在刚毕业那段时间,曾经帮电信、联通、淘宝、滴露等品牌供过稿,好的稿子一篇能给到几千块,而且都发在一些门户的内页,可见很有效。但今天这种需求正在逐步消失。我在流量思维已死,互动和内容营销永生一文中提到,早期的流量红利,取决于用户对信息的渴求和市场竞争的不激烈。在过去的长达12年PC互联网和6年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历程中,用户先后经历门户时代,搜索时代,社交时代,用户对信息的需求经历了从被动接受,到主动搜索,再到自行生产的过程,媒介对用户的吸引力在逐步下降。但在早期,由于用户对信息的渴求,流量正处于红利。就像当公众号刚出现时,不管你的内容好不好,用户都会关注你。当用户处于信息渴求期时,品牌似乎正在失效。举个例子,当你搜索为什么后脑壳疼时,就可能进入一个小医院的营销网站,但你并不知道这是广告,通过咨询最后选择了就诊。即使你通过百度知道百科等方式去了解这家医院的实力,对早期的大部分人,很难辨认出好坏。在这个基础上,大品牌和小品牌在互联网流量的转化上差距不大,或者说,这个时期,无论是大品牌还是小品牌,CAC都还远低于ARPU值,可以操作的空间还很多。这个时间段,谁快速的砸钱抢流量,谁就赢了。像早期的58同城,去哪儿,汽车之家,晚一点的土巴兔,金斧子,包括像一条,潮生活等公众号,都是在流量红利期快速砸流量,比如潮生活在早期获取一个粉丝的成本只要1~5元,但一个粉丝可以贡献几十元。总的来说,最长的一段流量红利期是搜索引擎红利期,SEO和SEM从业者远胜过任何其他流量运营人员,其薪资也远高过其他,虽然现在不行了,但在2011年拿月薪5万的竞价或SEO很多。这也充分反应了,这个时间段,做内容,搞互动,远不如粗暴的买流量。当越来越多的APP涌入,传统品牌加速触网,媒体方不断涨价,CPC开始达到历史高峰;比如医疗行业的关键词最高出价999元,依然有人在买。而另一方面,随着用户接受信息的方式发生变化,用户注意力碎片化,媒介的信任力下降,而用户对广告的辨识度越来越高,对硬广越来越反感,转化力下降到历史冰点。「网络舆情师」

以上内容由盾牌公关公司小编精心整理。盾牌公关公司专注企业品牌维护,危机公关处理,互联网舆情口碑维护,负面信息处理等服务,实战经验丰富,为您和企业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