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烈火英雄》是如何处理危机公关
时间:2019-11-11
电影《烈火英雄》是如何处理危机公关
「危机公关 英文」有石家庄市“母亲河”之称的滹沱河,大量黑色软泥状污染物附着在河床上,散发强烈的刺鼻气味。藁城市当地人士指认称,这是“烘药渣”小作坊倾倒的药渣

  有石家庄市“母亲河”之称的滹沱河,大量黑色软泥状污染物附着在河床上,散发强烈的刺鼻气味。藁城市当地人士指认称,这是“烘药渣”小作坊倾倒的药渣。

  近日有媒体报道,华北制药(6.35,-0.03,-0.47%)集团倍达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倍达公司)未经处理的抗生素药渣,被直接倾倒在滹沱河河床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藁城市东四公村、西四公村、北四公村存在多个“烘药渣”小作坊。上述华药集团环保部部长陈平承认公司和个别药渣加工厂有合作关系,但已经中止与他们合作。

  据悉,每年产生的药渣废物超过百万吨,而通过小加工厂处理已经成为行业普遍现象。百万吨药渣背后的环境隐患令人担忧……

  药渣直接倾倒滹沱河

  6月29日,石家庄以东,藁城。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藁城东四公村附近看到,滹沱河干涸的河床上,随处可见采沙形成的不规则大坑,各种工业、生活垃圾散见其中,下雨后已形成诸多污水池。

  在东四公村外、靠近滹沱河堤坝的一个地段,记者看到大量黑色软泥状污染物附着在河床上,散发强烈的刺鼻气味。当地人士指认称,这是“烘药渣”小作坊倾倒的药渣。

  有村民称,东四公村、西四公村、北四公村存在多个“烘药渣”小作坊,为躲避监管,这些小作坊通常在夜晚开工。

  “你是要买药渣,还是要卖?”面对以做药渣生意的身份前来打听小加工厂的记者,西四公村一村民这样问道。“有做青霉素的,还有做头孢的,你是要找哪一个?”

  东四公村的孙先生告诉记者,周边村庄有多个“偷着干”药渣烘干业务的小加工厂,“华药”向小工厂提供药渣。

  根据村民的介绍,记者随后找到了一家墙体标有 “XX肥业公司”字样的工厂,工厂大门紧闭,门口栓着一条大狼狗,右侧及对面的平地上堆放着黑色软泥状物体。看到记者后,一位妇女从厂里走出,听到记者手头有一批药渣要处理,她打量一番后表示,“我们去年就已经不做这个生意了。”

  随后,记者找到了两个被指称为药渣加工厂的小作坊:它们外表看去就像大号的农家院,有高墙、大铁门、狗,不过均是大门紧闭。一个小作坊门口也堆放着黑色软泥状物体,有强烈刺鼻气味,记者还看到露天安放的两个外皮生锈的大铁罐子,即加工设备。

  孙先生表示,环保部门曾经对当地药渣小加工厂进行查处,但“等风头过去了,就又开始了。白天不开工,晚上开工。”“晚上的时候,一刮风,就飘过来一股臭味……特别臭,关上窗,味还能进屋里。”

  记者查阅资料得知,环保部对实施危险废物处理有明确规定,“委托不具有运营资质的单位运行其环境污染治理设施的”、“未取得资质,擅自从事环境污染治理设施运营活动的”持证单位,由县级以上环境保护主管部门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环保部门正在调查

  根据村民指证,向小作坊提供药渣的正是华药集团。

  6月2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巧遇进入东四公村调查的石家庄市环保局人员,但对于调查进展情况,对方称正在调查不便透露。

  与环保局调查人员同行的还有华药集团环保部门工作人员,其中华药集团环保部部长陈平承认公司和个别药渣加工厂有合作关系。他表示,目前倍达公司与藁城境内大约三家药渣加工厂建立了合作关系,“不全是跟小的工厂(合作),也有大的工厂。”将药渣交给加工厂的同时,华药集团向加工厂提供部分处理资金。

  陈平说,“我们苦于现在没有自主处理厂,也没有办法。”

  6月30日,陈平再次向记者表示,“我们已经和它(药渣加工厂)中止合作了。”他表示,事件发生后,华药集团将加强监管,“不能像前两天那样,设备一坏,就倒河滩上去了,这肯定不行”。

  资料显示,倍达公司产品包括头孢氨苄原料药、头孢拉定原料药、药用中间体青霉素钾等,其中头孢拉定产量居全国首位。

  百万吨药渣隐患

  如果说“药渣倾倒事件”打开了半合成抗生素企业制药污染的一条缝隙,那么行业普遍行为背后潜在的更大隐患不容轻视。

  据相关人士介绍,全国超过50家半合成抗生素企业,每年产生的药渣废物超过百万吨,而通过小加工厂处理已经成为行业普遍现象。

  “以前这种东西是可以直接到农场去用的,后来政策法规标准提高了,就要按照要求来做,(但)落实需要一个过程。”陈平说,企业适应环境标准改变需要时间,此外,抗生素药渣的处理在技术准备、成本控制方面均遇到了挑战。“(企业)危害物处理中心处理那些危害更大的废物已经不堪重负,没有能力再来处理这些药渣。要是按危险废物去焚烧,石家庄这几个药厂加一块,一年焚烧成本要几个亿。”

  垃圾焚烧厂据称也不愿意接受华药集团的抗生素药渣,“我跟他们经过两年的谈判,最后(也)没谈成。”陈平说。

  但依赖小加工厂不是长久之计,不仅因其散乱难以掌控,大型药企也无法保证倾倒药渣事件不会再次发生,陈平补充道。另外,监管压力更逼迫企业寻求改变,“这些小企业过不了多长时间可能都会关闭,它们不干了,那我们的生产不就停下来了吗?”陈平表示了自己的担忧。

「危机公关 英文」

以上内容由盾牌公关公司小编精心整理。盾牌公关公司专注企业品牌维护,危机公关处理,互联网舆情口碑维护,负面信息处理等服务,实战经验丰富,为您和企业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