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天爱网络舆情特点是什么
时间:2019-11-11
张天爱网络舆情特点是什么
「舆情监测师」浙江卫视的新选秀节目《中国好声音》播出仅几天,便遭遇疯狂的“涨停”以及紧接着的一个“跌停”。节目星期五首播周六重播,迅速发酵。不仅一般观众惊喜之下在微博上向亲友团热力推荐,然后冯小刚、姚晨、李玟、张靓颖等明星也在自己的微博中不吝赞美。

  一个播出了一期的节目,5天之内就经历了交口称赞、备受质疑、成功危机公关等令人目不暇接的桥段,可谓冰火两重天。

  浙江卫视的新选秀节目《中国好声音》播出仅几天,便遭遇疯狂的“涨停”以及紧接着的一个“跌停”。节目星期五首播周六重播,迅速发酵。不仅一般观众惊喜之下在微博上向亲友团热力推荐,然后冯小刚、姚晨、李玟、张靓颖等明星也在自己的微博中不吝赞美。冯小刚对徐海星的评价是“歌唱得好,情也真。猝不及防被娃的真挚撞了怀。这娃是去污粉,能洗掉心里的灰尘。”然而,到了周一,对《中国好声音》选手的质疑便冒了出来,接二连三铺天盖地,第一期节目中出现的歌手几乎悉数被质疑有作假的嫌疑。矛头尤其指向那个令“导师”刘欢落泪、令无数观众心疼的徐海星。爆料称:徐海星是选秀专业户、利用家人的不幸为自己博得同情。除了徐海星“中枪”,有的选手被质疑“故意渲染农民背景”;自称“做过保安,当过售票员”的选手被曝出家底殷实,还是齐秦旗下专业歌手等等。昨天,《中国好声音》节目组以神速进行回应,不仅一一回驳质疑,而且下午即安排徐海星在新浪微博进行微访谈,直接面对风波。

  一个播出了一期的节目,5天之内就经历了交口称赞、备受质疑、成功危机公关等令人目不暇接的桥段,可谓冰火两重天。

  ■制作团队:“达人秀”原班人马打造

  《中国好声音》并非浙江卫视自办节目,它是由原东方卫视王牌节目《中国达人秀》原班团队制作,其正版授权 《The Voice》系列节目最初始于荷兰。明星导师背对学员,导师们只能凭声音判断选手的水平,在给出结果之后才能见到选手真容,不受其他任何因素的干扰,这就是所谓的“盲听”。如有导师在学员演唱时按下选择按钮,则标志着学员被该位导师纳入旗下,此后导师会培训所有学员的音乐才艺,最终,四位明星导师旗下的弟子将会同台演出比拼。节目弱化了哗众取宠的主持人环节,也没有“毒舌”评委,更没有“外貌协会”。正是因为这些环节设计,它一播出,便得到“聆听好声音,传播正能量”“返璞归真”的赞美。

  ■业内猜测:谁在释放恶意消息

  “我从没有发现某一档电视节目,在仅仅播出一期后就能引起这么大关注的。”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中国好声音》在几天之内从涨停到跌停,其中有很多问题值得人们深思。

  客观地说,徐海星及其他一些选手的唱功的确不赖,然而,当这一切遇到“炒作”,就简直弱爆了。正如音乐人高晓松此前曾指出:选秀节目的泛滥,导致优秀选手的稀缺——好苗少了,只能拼命施肥,放出大卫星,亩产一万斤,节目再好,不能不炒。因此,众多选秀节目为了在激烈的同质化竞争中博出位,对于炒作的运用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因此有业内人士向记者猜测,像这样密集快速地进行攻击,不似网友自发,更像是蓄意的“组织行为”,放炸弹的很有可能是竞争对手。“同行”之间为了达到抹黑对方的目的,故意传出打压对方的恶意消息,这样的“案例”在竞争白热化的娱乐圈不胜枚举。在电视剧市场,某电视台收视率高、广告费要价贵,居然被对手故意制造其收视下滑的假数据,然后广而告之,以达到让广告商转而投奔自己的目的。

  还有一种更为惊悚的猜测:释放恶意消息的正是节目组自己在自导自演。

  各种说法甚嚣尘上,令人莫衷一是。

  ■观众反应:厌倦炒作“只想听到好声音”

  从惊艳到惊诧的观众们,相当一部分人则持“删繁就简”的态度。正如某网友所说:“你们还想不想听好声音了?”“选手是什么背景很重要吗?”“‘选秀专业户’群体几年前就已存在,为什么偏偏要把徐海星揪出来?”“年轻的音乐梦想者们只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微博女王姚晨的态度可能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人的心声:“只想听到好声音”。

  所以有网友呼吁大家以“欣赏”的态度看节目:“听歌就好,不要为除歌声之外的东西感动或者愤怒,我们为什么老想着阴谋论?”

  节目编导谈徐海星——

  想让她说话要先和她唱歌

  媒体报道,徐海星参加过多次选秀节目,且在《花儿朵朵》节目中就提及爷爷去世奶奶病重。在《中国好声音》的舞台,她又说出父亲去世的消息,导师刘欢被感动落泪。因此被质疑“拿亲情炒作”。

  节目组回应:徐海星确实参加过2009年《快乐女声》和2012年《花儿朵朵》选秀节目。但《中国好声音》对报名人员是否曾经参加过其他音乐或选秀节目并无特别规定。徐海星现为四川音乐学院研究生,她的父亲生前是四川音乐学院的声乐教授,因病于3月29日去世。当时徐海星正参加《花儿朵朵》的选秀比赛,由于年迈的奶奶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而病重,她为照顾奶奶而放弃比赛。事后《花儿朵朵》节目的官方微博报道徐海星退赛一事时误把“父亲去世,奶奶病重”写为“爷爷去世”。徐海星的爷爷早已去世,由于匆忙回成都照顾奶奶,徐海星并没有就此误写要求《花儿朵朵》节目组更正官方微博,因此造成了误解。

  四岁开始学钢琴,不到20岁就到酒吧唱歌,父母离异十年,家里养着15只流浪猫,三个月前父亲去世——这就是徐海星。而她周围的人则形容她:外星人。节目组一位此前曾采访拍摄过徐海星的编导向记者说:“海星是一个很真诚的女孩,但她的戒备心也很强,不愿意让人触及伤痛。想让她开口说话我们得先跟她一起唱歌。”

  据说,女儿参加过这么多比赛,身为高级声乐教学副教授的徐父曾非常自豪。而事实上,父母的爱一直给了她最大的依托,她曾举着一家三口的合影对记者说:“我感觉他们一直没有分开过。”

  “徐海星的父亲最喜欢刘欢,而比赛时刘欢就在现场,所以徐海星在唱完歌,得到三位导师的认可后,讲述了父亲的事情,并非是为了博取导师同情。”陆伟这样说。

  质疑:邹宏宇“被包装”成农民歌手,其实家底殷实。回应:邹宏宇是辽宁省朝阳市孙家湾镇洞子沟村人,曾在朝阳师专的音乐教育专业学习。妈妈为支持儿子梦想把家中仅有的、用来盖房的积蓄给他买了一架钢琴和录音用话筒,即网上流传照片中的那架钢琴和邹宏宇展示的话筒。网照中的苹果电脑并非邹宏宇的个人物品,而是与他合租房子的朋友的物品。

  质疑:黄勇曾是职业歌手,签约齐秦的音乐公司。

  回应:我们不排斥专业歌手,齐秦公司也表示,旗下并未有名为“黄勇”的艺人。黄勇出身贫寒之家,母亲在安徽宣城开了一家小理发店,并非网上流传的“房地产商”。黄勇曾到深圳打工,在节目中说的“做过保安、卖过票”都是实情。

  文化旁白

  感动缺失与诚信焦虑

  《中国好声音》第一期播出后,几乎得到众口一词的赞美。在微博上,无数人含泪向亲友团强力推荐,那种热烈的劲头,简直可以用奔走相告来形容。

  都说人红是非多,但想不到是非来得如此猛烈并密集,几乎所有的选手全部中枪。和以往类似情形下“让子弹飞一会儿”的方式不同,主办方神速灭火,成功地进行了危机公关。

  只是这一切都进行得太快,每一种情绪尚不及回味与发酵,便开始了下一个桥段。当然,更意味深长的是业内人士对这一系列戏码的推测。

  这短短5天之内的是非纷扰,倒真是当下国人“情绪生态”的一个完整的微缩样本:一方面是感动缺失,人们盼真盼善盼美如大旱之望甘霖。所以,一个返朴归真的节目一下就击中了许多人“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泪水还没流到嘴角,叹息语音未落,阴谋论便迫不及待地要给这“感动”添堵,一分钟都不拉空啊。

  与以往无数“案例”中的路数无二致,“求真相”的人们“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任何人,被误伤的无辜只是通往真相的路途上“必要的牺牲”。

  一方面是无所不用其极的炒作一次次玩弄着人们的情绪,透支着人们的信任,另一方面是无孔不入无所不在的阴谋论。

  两种力道的夹击下,共同把人们推向麻木冷硬。每当你想“抒情”,脑子里同时就会有另一个声音响起:“嘿,别傻了,你可能又让人耍啦。”

  于是,笑不能淋漓,痛不能酣畅,怜惜则担心被辱。

  这可真悲哀。

「舆情监测师」

以上内容由盾牌公关公司小编精心整理。盾牌公关公司专注企业品牌维护,危机公关处理,互联网舆情口碑维护,负面信息处理等服务,实战经验丰富,为您和企业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