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豪应该制定什么样的舆情管理制度
时间:2019-11-01
欧豪应该制定什么样的舆情管理制度
「舆情处置机制」在“小零钱大爱心”的公益理念中,华谊兄弟公益基金用聚集零花钱的力量,为贫困家庭、打工子弟小学的孩子搭建希望的电影天堂,圆了孩子们看电影的梦想。

  在“小零钱大爱心”的公益理念中,华谊兄弟公益基金用聚集零花钱的力量,为贫困家庭、打工子弟小学的孩子搭建希望的电影天堂,圆了孩子们看电影的梦想。

  到9月份的新学年,广州市荔湾区立贤小学的孩子们就能使用崭新的“零钱电影院”了,这间由华谊兄弟公益基金搭建的零钱电影院原本只是由两间教室打通的芭蕾舞教室,而现在它有了更加丰富的用途,整个年级的师生都可以坐在里面观影并分享感受。

  这间零钱电影院是华谊兄弟公益基金与“NBA关怀行动”合作搭建而成,也是继北京两所打工子弟学校的零钱电影院之后,基金会“零钱电影计划”的第三所学校内电影教育基地,而这里也将成为孩子们梦想开始的地方。

  2011年华谊兄弟公益基金成立之后,“零钱电影计划”成为该基金会的第一个公益梦想,项目会在各个贫困学校中提供整套电影放映设备,打造零钱电影院,也会开展与电影相关的儿童画展或儿童公益短片等活动,而所有这些只是想让越来越多的孩子们透过电影看到外面更广阔的世界。

  零钱电影计划

  “零钱电影计划”目前主要服务于各地打工子弟学校的孩子们,但却不仅限于此。“确切地说是有需求却又没有条件的学校”,华谊公益事业部负责人孙阿美说。对于学校的选择,基金会有严格的标准,每一间零钱电影院的搭建都需要当地教育主管机构的审批,而基金会也要求学校在至少3年之内确定不会搬迁,在学校硬件上,则需要有图书馆等闲置的教室和空间。

  在项目评估中,校方对电影开拓视野的方式有认同感,了解项目的运作和管理模式,并且具备适合的师资力量维持运营,这些都成为搭建零钱电影院的核心标准。毕竟“只有学校具备资金人员实现自我运转,零钱电影院才有生命力,才可以避免零钱电影院二次闲置。”

  在基金会实地调研中,学校对电影的实际需求比想象中更加强烈,一位山区学校校长告诉孙阿美:“我想让我们的娃娃看到外面的世界,至少看到北京的小孩儿在做什么”。作为零钱电影院的提供方,华谊更希望成为满足学校需求的平台,如果学校不感兴趣,抑或认为这会成为他们的一种负担,华谊则会搭建。

  有需求的学校会向基金会提交申请方案,对于学校具备的硬件条件、所建零钱电影院使用方式和使用频率等细节都会详细标明,而学校也需要为基金会推荐负责管理的教师。在双方项目谈定之后,从空间设计规划、电影放映设备采购等流程,都由华谊兄弟公益基金负责完成。

  华谊在电影片源上有自己的独特优势。基金会曾发起微博票选,从网友推荐的前100部电影单中选出前50部,购买正版片源赠予零钱电影院。在2010年华谊就已经与大学生电影节合作,在其中设立“致儿童”公益短片单元,在每届收集的200多部短片中选取20部优秀作品列入零钱电影院的影片库,并保证每年更新。

  已拥有零钱电影院的学校会在每个班建立兴趣小组,以每周一次的频率在班级间轮流使用,零钱电影院不但没有影响正常教学程序,反而让师生之间有了新的交流话题。在这个空间里,师生都可以在影院里看动画片或看电影,教师的视野也同样得到了拓展,哪怕是一节绘画课,也变成了一件声色灵动而又浪漫的事情。

  零钱电影计划并不仅限于实体电影院,毕竟不是所有学校都符合搭建条件。因此,华谊兄弟公益基金采用“流动电影院”的方式,在城市里包下影院请孩子们看电影,抑或为当地学校捐赠放映设备,而教师可以认领设备,在课堂上放电影或播放课件。

  基金会也会走进山区村落给孩子们放电影,在零钱电影院的志愿电影放映员名单中,已经有姚晨、冯绍峰、阿雅、吴宇森等明星和导演加入。在孙阿美看来,“哪怕只是把电影打在操场的白墙上,也丝毫不影响孩子们享受第一次真正观影的乐趣”。

  华谊公益理念

  每间成本在10-15万之间的零钱电影院具备复制的可能性,然而华谊兄弟公益基金并未急于大量复制,他们更关心有多少儿童因为电影而受益。基金会预订每年会建立6-10间的电影院,但实际搭建计划则由校方的具体情况而定。

  项目启动一年多以来,基金会进行了近20场流动放映,让3000多名贫困儿童免费看到了电影。正如孙阿美所说,“电影和音乐一样,可以让人与人之间没有障碍的沟通,哪怕是在语言不通的彝族大凉山,电影放出来的时候,孩子们一样能看得懂。”

  其实零钱电影院的概念并不只是简单的电影放映,基金会也从电影向外延伸。正处于筹备阶段的第二届“小小画展”就是让孩子们在动画电影里寻找灵感并完成绘画。这个项目选择了一所云南村落学校和一所北京打工子弟学校,虽然设定了相同的主题,但孩子们的作品却截然不同。“小小画展”会在北京、上海、重庆等地展出,最后所有画作都会汇总到他们的学校,“这让电影也有了另外一种表达方式”。孙阿美说。

  除此之外,基金会今年也开始与“芭莎慈善夜”合作开展儿童公益短片项目,合作的10部短片将有10位年轻导演与10位明星参与,每部短片都会关注一个特殊的儿童群体,盲童、唇腭裂患儿都已经列于短片拍摄计划中。公益短片项目会以华谊兄弟传媒公司总裁王中磊提出的“去修饰,真相信”为主旨,并一路坚持温暖励志的风格长久做下去。

  “零钱电影计划”运作之初,华谊兄弟公益基金会进行过大量考察,他们发现北京的打工子弟学校里,近90%的孩子没有去过电影院,而孩子们想象中的电影是“由好多电视机组成的屏幕,人们都坐在红色的椅子上。”

  孩子们对电影的需求恰好与华谊的优势相契合。在华谊的公益理念中,“企业社会责任只有发挥企业的资源优势才能达到最佳效果”,因此让孩子们都可以看到电影就成为华谊最终选定的公益切入点。

  在今年上海电影节上,“华谊ELLE之夜”已经是第二届,时尚与公益相结合也成为这个Party唯一的使命。作为华谊旗下明星与员工共同发起的公益项目,丰厚的品牌资源和推广过程的明星参与,无疑都是华谊推广企业社会责任得天独厚的优势。

  “零钱电影计划”与其他项目不同,文化的潜移默化很难在短时间内看到收益,但华谊早已将公益的理念渗透入公司内部,从2010年开始,每位华谊员工都增加了4天公益带薪假期,2011年已有70多名华谊员工参与到项目中,公益逐渐变成华谊员工的习惯。

  “电影就是一个梦想,而梦想与孩子的结合是最好的方式。”就像孙阿美说的那样,在“小零钱大爱心”的公益理念中,华谊兄弟公益基金用聚集零花钱的力量圆了孩子们“零元”看电影的梦想,在带给孩子们更多好电影的同时,也为他们开启了一个新的世界。

「舆情处置机制」

以上内容由盾牌公关公司小编精心整理。盾牌公关公司专注企业品牌维护,危机公关处理,互联网舆情口碑维护,负面信息处理等服务,实战经验丰富,为您和企业保驾护航。